海上丝绸之路网

清净寺: 古韵犹存诉说“海丝”繁荣之路

2016-04-10 10:51来源:泉州网

清净寺

清净寺位于泉州鲤城区涂门街中段,又名“圣友寺”(阿拉伯语译为“艾苏哈卜大寺”),建于北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 年,回历400 年)。元至大三年(1310年,回历 701 年),来自波斯设拉子的著名鲁克伯哈只—艾哈玛德.本.穆罕默德.贾德斯亦进行重修。现存建筑有门楼、奉天坛等,基本保持了宋元两代的建筑风格。门楼通高 12.3 米,基宽 6.6 米,全部用加工平整的花岗岩石和辉绿岩石砌筑,整体由高度依次递减的三层四道高大相连的半穹顶或穹顶尖拱门组成。中有由四门三室重叠相连的一条甬道,贯穿南北,直达寺内。甬道东西两墙共辟有 6 个尖拱顶壁龛。南墙尖拱门上方有一列《古兰经》文石刻,北墙尖拱门上额则镶嵌清净寺始建及修建情况的古阿拉伯文石刻。门楼屋顶作平台,名“望月台”,是伊斯兰教斋月里阿訇登临望月,以决定开斋日期的地方。奉天坛在门楼西侧,坐西面东,为阿訇率穆斯林诵经礼拜之处所。屋顶结构不详,尚遗柱础及残柱 9 根。四周墙壁均为花岗岩石砌成,南墙临街,全长 23 米,高 6 米,厚 1.2 米。开设8个长方形大窗。西内墙正中凹入,设一尖拱形宝盖龛,称为“米哈拉布墙”,南北二侧也各有三个同样的壁龛,这7 个壁龛内分别浮雕有《古兰经》铭文。7 个壁龛之间,各有尺寸相同的通向后院的长方形大门洞,计有 6 个。这种建筑格局的礼拜殿,被称为“宽敞型大殿”,是伊斯兰教崇尚清净的体现,为中世纪中东地区伊斯兰教礼拜大殿的流行模式,在如今的阿拉伯地区已所见不多。

该寺是中国现存的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之一,也是国内仅存的全部以花岗岩石与辉绿岩石建造的具有中世纪中亚建筑风格的伊斯兰教寺院。

   泉州清净寺,始建于回历400年、北宋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元至大二年(公元1309年)由艾哈默德·本·穆罕默德·古德西重建,明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万历三十七年(公元1609年)曾两次重修。与杭州的凤凰寺、广州的怀圣寺并称中国三大回教古寺。

门楼仿照叙利亚大马士革伊斯兰形式建造。大门用青、白两色花岗石精雕三层穹形尖拱顶,层层缩进,顶盖采用中国传统的莲花图案,表示伊斯兰教崇尚圣洁清净。门楼正额横嵌阿拉伯文浮雕石刻,据说中文的意思是:“真主秉公作证,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众天神和一般学者,也这样作证,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万能的,是至睿的,真主所喜悦的宗教,确是伊斯兰教。”

门楼屋顶为平台,称“月台”,是伊斯兰教“斋月”前,阿訇率乡老在斋月前及斋月末观望初升新月,决定穆斯林开斋和封斋日期的地方。月台东、西、南三面墙体上端砌筑24个“回”字形垛子,状如城堞,象征中国农历24节气。南墙正中,内、外各砌饰一尖拱墙龛。据说台之四角还曾建有四座阿拉伯式小尖塔,台后原有一座拱形圆顶小亭,均毁于明万历三十五年泉州大地震,万历三十七年曾重修,后因年久失修而再度毁于清初。

 

门楼后墙(北墙)右侧设有“之”字形登台阶梯,如今入口处已加装了一道铁栅栏,无法登临。某人二十年前曾上到过月台,依稀记得入口左右墙壁上还嵌有两块“月”、“台”字样的石刻。那时候的清净寺,虽地处闹市,却罕有人至,一片荒凉景象。

门楼后墙的门楣上方嵌有两列刻有阿拉伯文的花岗岩石条。据说它的中文意思是:“此地人们的第一座礼拜寺,是这座受祝福的寺。它被称为最古老悠久的寺,公共聚礼之寺,号称艾苏哈卜寺(Masjid al-Ashab)。它建于希吉来历400年(公元1009年~1010年)。300余年后,艾哈迈德·本·穆罕默德·古德斯,即著名的哈吉·鲁肯·设拉齐(a1-Hajj Rukn al-Shirazi)修复并更新了它,建筑了这座高耸的拱、高大的门廊、庄严的门和这个新的窗户,于希吉来历710年(公元1310年~1311年)竣工。重修者此举系为求得至高无上安拉的喜悦,愿安拉宽恕他和那些以穆罕默德及其家属的名义帮助过他的人。”某人很是诧异于短短的两行阿拉伯文,居然能译出这么长的中文意思来,无奈不识天书,也就只能照搬照抄了。总之,这段文字已经很清楚地记载了该寺的原名、创建年代和重建时间,恐怕很难再有更确切的记载来推翻此说了。

 

门楼后部为一四方形露庭。露庭的东南侧,靠近门楼后墙的地方有一石构碑亭,名曰祝圣亭。亭壁嵌立两通石碑,右为明明正德二年重修清净寺时翻刻的《重立清净寺碑记》;左为明万历三十七年重修清净寺时李光缙、宗谦甫所撰《重修清净寺碑记》。此处原被居民占筑为灶舍,两碑长期隐藏于厨房内,不见天日。1953年维修清净寺时,为保护石碑,拆除了厨房,1983年又新建石构碑亭予以保护。这两处碑记虽然弄错了寺院名称,但却丝毫不损及“中国伊斯兰寺院中可考的最古汉字碑记”的珍贵身份,其对于研究早期阿拉伯与中国宗教文化交流史,伊斯兰教在中国东南沿海港口城市传播与清真寺的建置、组织机构等,都有着不可低估的历史资料价值。(现存两碑因岁久风化,文多磨灭,一些刻痕不清的字迹,也被随意篡改,某人曾搜集有近代收录的两碑文本,现一并附于文后,供有兴趣者参考。)

门楼的西侧为奉天坛,亦即古礼拜殿遗址。占地面积约六百平米,正门门楣部分雕刻阿拉伯文《古兰经》,大殿四壁均由花岗岩石砌成,巨大的窗户遍布各墙,增加殿内采光效果。


从殿内残存的12个柱础及9根残柱来看,奉天坛原本是有殿顶的,而据《重修清净寺碑记》上的文字,奉天坛应该是罩着一个巨大的圆顶。明万历三十五年泉州发生8.1级大地震,圆顶坍塌,其遗物连同殿内的其他设施一起堆积于大殿之中,致使大殿现有的地面增高了一米多。1961年清净寺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保护单位之后,国家曾拨巨资拟恢复奉天坛穹顶。建筑师们参考叙利亚大马士革礼拜堂形式,经过多年努力,设计方案终于出炉。然而,在清理土地准备施工时,却发现原有基础不可能荷载沉重的石构屋顶建筑物,工程被迫停工。现在看来,重建工程受挫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给世人留下一些悬念和遐想,似乎比欣赏一个臆造的现代作品更为美好。

 

奉天坛西墙为朝向伊斯兰圣地麦加的正向墙,上额横嵌一长列浮雕阿拉伯文《古兰经》石刻。墙正中向后凹入一方形位置,南北两侧墙面砌饰6座巨大尖拱壁龛,龛与龛间开设长方形大门各2个,龛中及尖拱顶石板均雕有阿拉伯文经句。南墙面向涂门街,并排开设8个长方形大石窗,朝街外壁的窗顶楣上也横嵌有一长列浮雕阿拉伯文《古兰经》石刻。

 

此外,奉天坛西侧的地面和墙根还陈列有不少碑座和阿拉伯文碑刻,这对于某人来说也是天书,也就不作更多的注意。


奉天坛北墙外,有一口古井,供伊斯兰教穆斯林前来举行礼拜之前汲水净身和寺众平时日常生活饮用。

奉天坛西北角,还有一座东西向二进三开间的闽南风格砖木结构建筑,名为“明善堂”。此处原为中、阿混合建筑形式的堂屋,本是阿訇的住所,明万历三十五年大地震后,由于奉天坛圆顶塌毁后无法复建,明善堂被改为穆斯林礼拜安拉的场所。此后,明善堂亦屡毁屡建,遂成如今所见之貌。

明善堂第一进大门门额上悬挂民国十一年厦门关监督唐柯三于题写的横匾“认主独一”。门后匾额“三畏四箴”,为民国十三年唐柯三调任山东济南道道尹后所立。(注:从伊斯兰教义解释,三畏即“畏天命、畏圣言、畏末日”,四箴即“箴信真主安拉、箴顺先知穆罕默德圣人、箴遵天经《古兰经》、箴行五功”;而五功即教义规定的五大宗教功课“念、礼、斋、课、朝”。)

第二进大门门额上悬挂清嘉庆二十三年(公元1818年)福建全省陆路军门漳州总镇马建纪题写的横匾“万本一殊”。此处作为礼拜场所面积过于狭小,最多只能容纳三、四十人举行礼拜,故逢伊斯兰教盛大节日,参加礼拜祈祷的穆斯林常齐集于奉天坛举行露天礼拜。

2006年,阿曼驻华大使到清净寺参观后,将清净寺想建新礼拜堂的意愿转达于阿曼国王。阿曼苏丹卡布斯捐资50万美元在清净寺东侧兴建新礼拜堂,2009年竣工,形制模仿奉天坛,可容纳500多人。

明善堂第二进大门门廊处,还放置有一座精雕的宋代“出水莲花”石香炉,此炉原为奉天坛旧物,《重立清净寺碑》有“造银灯、香炉以供天”句,可能指的就是这座香炉。

此外,从清净寺门楼沿一条甬道往北直行,可以看到寺门内北面围墙正中嵌有着一方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敕谕》碑刻,是为明成祖朱埭颁发保护伊斯兰教寺院的文告。碑文中有“今持授尔以敕谕护持,所在官员军民一应人等,毋得慢侮欺凌,敢有故违朕命慢侮欺凌者,以罪罪之”等句。关于此碑的来历,据史料记载,明永乐三年郑和首航西洋,在东南亚回教国的访问中,了解到泉州连续两次发生反回排外风波,伊斯兰教穆斯林遭受残酷镇压的情况,对中国与西洋回教国家的关系极为不利。归航回朝之后,郑和随即向明成祖奏明情况,请求颁旨保护泉州伊斯兰教,明成祖准奏而颁此《敕谕》。

相关介绍俱称《敕谕》碑“完好无损”,但以某人亲眼所见,此碑刻工拙劣,很可能只是一件复制品,但碑文的内容应该是真实可信的。

值得一提的是,清净寺现祝圣亭附近位置还曾建有一座可与开元寺东西双塔相提并论的石筑七级宣礼塔。《重修清净寺碑记》赞美其为“一柱干云,并紫帽峰而作对,七级凌日,参开元寺塔以为三”。此塔类同广州怀圣寺的光塔,既可作为召唤穆斯林礼拜之用,又可作为泉州港的航标塔。后亦毁于明万历三十五年大地震。明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重建五层木塔,清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毁于飓风中,宣礼塔从此不复存在。

 

评论专区
评论区域
返回网站首页 回顶部
© 2016 泉州网版权所有
海丝要闻 海丝史迹 海丝文化 海丝论坛 史迹申遗 海丝规划 海丝商贸 海丝沿线